黑番茄丨治沙情怀孕育的戈壁黑珍

 

 

       我从1994年到现在,投资近亿元在巴丹吉林大沙漠上,用沙漠富集的阳光,无污染、病虫害侵袭的原始净土,种植绿色植物,生产黑色有机食品如黑番茄,在3万亩沙漠绿洲上追逐自己的梦想。

    ----柴在军 

 

 

 

打小埋藏在内心的夙愿

      大漠紫光创始人柴在军是一位退伍军人。他出生在甘肃张掖市的高台县,高台县在巴丹吉林沙漠的三面围攻之下,风沙肆虐,满目疮疾。这使得柴在军从小就尝尽了风沙的苦头,从而让他暗暗立下了改变家乡生态面貌的夙愿。

 

       后来他放弃地质部门安稳的工作,开始搞起了西北的运输,靠着西部人的淳朴和吃苦耐劳精神,慢慢积累了一些财富。正当事业上升时期,柴在军舅父的一席话让他深深地意识到,人生在世,财富并不是最重要的,精神追求以及对于社会的奉献远远比个人所拥有的物质财富更重要。 

再次确立内心的方向 勇往直前

 沙产业就是在‘不毛之地’搞农业,就是用现代生物科学的成绩,再加水利工程、材料技术、计算机自动控制等前沿高薪技术,一定能够在沙漠戈壁开发出新的、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大农业,即农工贸易的一体化生产基地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钱学森

1994年,甘肃张掖高台县再次受到沙尘暴侵害,柴在军在报纸上了解到国家提倡治沙,并偶然了解到科学家钱学森提出的沙产业理论。

        钱老先生的那段话深深的刻印在柴在军的脑海里,将钱学森的理论应用到现实中去,投身沙产业,这不就是自己内心隐藏已久的夙愿么,这就是他要明确的人生方向。

 

全心的投入  终获全新的开始

       明确了目标以后,柴在军将自己多年辛苦创业得来的全部身家4000多万元全部投入到家乡的沙产业治理中。要知道在九十年代,4000万真的可以堪称是一笔巨款。

       治沙事业是一项全新的事业,艰难困苦是难以用语言表达的,战风沙,睡地窝,啃干馍,喝凉水,风餐露宿,忍饥握渴,蚊虫叮咬,寂寞煎熬……所有大自然能够“惠顾”的一切,他和他的团队们都“享受”到了。尤其是治理沙漠投资大、周期长、见效慢。 

         刚开始那几年,只有投入没有产出,但不管遇到多大的艰难险阻,他坚韧不拔的毅力,认准的事情顶着压力和阻力也全身心的埋头实干。在沙地上一干就是几十年,人晒黑了,皮脱了几层,脸上皱纹深了,特别是睡地窝的那几年,在沙地里直接挖洞,白天干活晚上就睡在沙地里挖出的洞里,清晨醒来时满面都是沙子,可以说真的是日夜与风沙为伍。

       功夫不负有心人,最终柴在军克服资金不足、技术缺乏等等难题,充分利用沙漠戈壁上的日照和温差等有利条件,推广知识密集型的现代化农业,成立了甘肃大漠紫光生物科技公司。

      20余年的努力,从培育超旱生苗木开始,到黑番茄等稀有特色品种在大漠落地生根。柴在军带领着团队在沙漠中树立起了一道绿色屏障,昔日的沙漠盐碱地变成了三万亩苗圃绿洲,成为了河西走廊的一颗绿色明珠。

       同时这也点亮了沙漠中的商机,张掖市沙漠边缘的数十万农民借此走上了农业产业化、农民工人化、产业标准化的道路,每亩地收入从2300元提高到7600元,耗水降低了45%,走出了一条治沙与治穷结合、生态文明与农民增收结合的新路径。

 

 

    沙漠绿洲 新的希望

       北纬38度,一个十分神奇的纬度。

       在北纬38度,有以神秘著称的百慕大;有一夜覆灭的楼兰古国;也有象征浪漫的爱琴海,就连死海、撒哈拉沙漠等众多的非常地带也都聚集在此......

       但是北纬38度的金张掖,因日照时数长、光照强烈、22度的昼夜温差加上祁连山的雪水被誉为世界植种的“硅谷”。而现在,在北纬38度还有一片备受瞩目的沙漠绿洲,这片绿洲,是一个名叫柴在军的“傻瓜”倾注了自己27年的心血和执着换来的。

       绿洲上的黑番茄,逆势生长于中国三大沙漠之中,3万亩的有机良田在戈壁上逆势拔地而起,点亮了沙漠中一寸一寸的生机,10公里与苗圃林带相连接的防风固沙地带、还改造了沙漠土壤环境。

       祁连雪山下的黑河滋养整个西北,是西域的生命源头之一。大漠紫光黑番茄,就是汲取祁连雪山泉水而生。多种植1亩黑番茄,就减少了一亩的水土污染,对西北水土保护作出巨大贡献。

       如今, 百e国际大漠紫光达成战略合作,这也将成为黑番茄产业与沙产业的新起点,为充满潜力的黑番茄创造了一个全新的“走出去”机遇。

       同时,百e国际也肩负起了沙漠治理,扶贫致富的社会责任,用移动互联网的力量,将这份情怀壮举一直传承下去,让充满智慧的结晶-戈壁黑珍黑番茄,创造更大的社会价值。